顶部
2020年08月31日 星期一
第B02版:繁星·美文拔萃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4版
2020年08月31日 星期一
菜场来了个大爷

  左臂篮子,右肩竹匾,还能空出一只手,抓两只花卷,一路走一路啃。早市菜场人挤人。但眼前这位大爷看来是常客,几乎所有摊主都和他打招呼,个个笑嘻嘻的。

  大爷被一个卖菜大妈叫住。看看你手上的篮子?左看右看,篮子真波俏(扬州方言,特别俏美,玲珑的意思)。四方底,圆肚。打包带编成,草绿与深绿,色彩和谐,层次有序。上面一圈白色收口,滚上黄藤,像绿裙子镶上花边。大妈问,这篮子有人要了?大爷说,有人要了,下次带给你。原来大爷的篮子不卖,仅做样品展览,接受下一回送货的订单。

  卖水果的摊主招呼大爷,她要买竹匾装葡萄。她对竹匾百般挑剔:深了,大了,竹片没有打包带结实。“我要买两只,40块?”这一句才是关键。大爷说:“我这一只就40块呢!给人装牛肉的”,又说,“打包带是可以捡到,钢丝和铜线要花钱买呀!”他给摊主看那铜线,黄亮亮的,捆扎着竹匾底部的竹片与钢丝,像女人跟邻居展示新戴的戒指。

  大爷就是大爷,如此疯狂杀价之下,交易居然谈成了:两只50块,三天后带过来。大爷掏出卷尺,按摊主的要求量好。也不做记录,说都记在脑子里。摊主跟大爷要电话号码,方便联系。大爷说记不得。摊主非要,大爷只好拿出手机,让摊主自己搞。是一部智能手机,大屏,白色。摊主笑了:“这屏厚得都好做砧板了。”大爷也

  笑了,说,孙子给的。

  生意谈成了。拎起篮子,背起竹匾,大爷又上路。走到一字排开的牛肉摊前,声情并茂的演讲立马开始:“这竹匾眼大,装牛肉呱呱叫,爽水,透气;这个是东小区菜场卖牛肉的预订好的,40块……把35块也行。”大爷就是个营销高手,满脸笑,像受过专业训练似的。

  那一天,菜场来了个大爷,我跟他预订了一只篮子,然后一路跟着逛一圈菜场,收获了一篮子故事。大爷说,他今年78岁了。篮子竹匾都是他做的,他曾是篾匠,老了,做点东西好消磨时间。现在的人,把捆快递的打包带到处丢啊!好东西呢,不用劈不用刮的。他家在丁沟,隔几天就来江都,坐头班公交车。他到站台换骑电瓶车,四个菜场走完,所有东西也就送完了,再坐公交车回去。他今天一共带了六只篮子,两只竹匾,都是人家预订的……我狠狠脑补了一个画面:六只篮子,两只竹匾,这移动货架怎么上车下车,走了30多里?

  三天后,菜场又来了大爷。我拿到篮子。也是四角的底,圆肚;杂色打包带,编得斑斓而不凌乱,像巧妇用零头毛线织出的漂亮毛衣:白色为基础,夹杂着一圈红,一圈黄,一圈蓝,几圈灰绿。那天,这只篮子装了一本杂志、一只南瓜、一盒豆腐、三只茄子、半斤豆芽、六只无花果。那一天,我至少拒绝了三只方便袋,摊主送给我的。

  我花10块钱买了篮子,感恩一个乡村大爷的智慧与勤劳,能变废为宝;也让我家在环保方面尽点力,从此买菜少用方便袋。

  [扬州]张粉英  ◇七彩人生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