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2版:大连载
3  4  
PDF 版
 
· ①有多少中国贪官“潜伏”国外
收藏 打印 推荐  
精彩视频
 
电子报查询: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2009年5月12日           

①有多少中国贪官“潜伏”国外

  许超凡
  许国俊
  据媒体报道,在美国获重刑的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前行长许超凡和许国俊以及他们的配偶,计划于近日提起上诉。

  6日,美国拉斯维加斯联邦法庭以诈骗、洗钱、转移赃款、伪造证件等数项罪名,分别判处侵吞巨额公款潜逃美国的许超凡和许国俊25年和22年有期徒刑,其妻邝婉芳、余英怡也均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这是中国外逃贪官在外国获得重刑的第一例。

  中国外逃贪官首次在国外被治罪,将会对外逃贪官起到怎样的震慑作用?国外定罪又带给我们怎样的启示?面对外逃贪官引渡、劝回、遣返等难题,我们还需怎样的努力?

 

  “二许”对判决“失望”想上诉

  据《财经》报道:被美国地方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5年至8年不等之后,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前行长许超凡和许国俊以及他们的配偶,计划于近日提起上诉。

  据国外媒体报道,侵吞巨额公款潜逃美国的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前行长许超凡和许国俊,于美国当地时间本月6日在拉斯维加斯联邦法院以洗钱和共谋转移赃款等罪名,分别被判处25年和22年有期徒刑。

  美国司法部在电子邮件声明中称,拉斯维加斯联邦法官菲利普·普罗(Philip Pro)6日还分别判决他们的妻子邝婉芳和余英怡8年监禁。

  美国拉斯维加斯联邦法庭指出,上述四名被告在前后13年间,利用职权侵吞4.8亿多美元公款,并在其他国家洗钱。许超凡和许国俊还被判犯有签证诈欺罪,他们的妻子被判犯有护照诈欺罪。邝婉芳的兄弟邝华宝也被起诉,但仍在逃。

  美国检察官表示,许超凡和许国俊在香港设立了若干家壳公司,通过这些公司以及银行将巨额公款转移至海外。检察官称,许超凡和许国俊夫妇利用假身份潜逃至美国,并出示了他们在拉斯维加斯赌场进行交易的证据,包括高达8万美元的赌注。

  许超凡的律师伯森(Mitchell Posin)对记者说,5月6日宣判后,许对25年有期徒刑的判决感到“非常失望”,但是情绪稳定,并计划尽快提起上诉。伯森透露说,另一位被判处22年监禁的主犯许国俊,和各自领刑八年的“二许”的配偶,也很可能一道提起上诉。许国俊的律师惠尔普也向记者证实了上述消息。

  审理“二许”的过程中,余振东通过录像远程作证,另外还有33名证人出庭,以及500多件证物被呈堂。“这是我接手过的最复杂的案件之一,肯定也是这个法院处理过的最复杂的案件。”伯森说。

  “余振东愿意揭发‘二许’相关案情并作证,获得减刑。被起诉较晚的‘二许’已经不具备余的(减刑)条件了。”伯森分析说。

  美国法院还判决“二许”及他们的配偶应归还4.82亿美元。四人对此也表示了异议。根据庭审文件显示,“二许”被没收的财产,只有数十万美元现金,多件金银钻石首饰、名牌手表和位于加拿大的三栋豪宅,与4.82亿美元的巨资相去甚远。

  美国司法部发言人斯维妮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说,美国政府抓获几名开平案犯时扣押的355万美元银行存款已经归还中国,目前还有15万美元现金、一些珠宝和房产,也将归还给中国银行。

  新中国最大贪官外逃案

  许超凡、许国俊,连同之前被遣返回国的余振东,制造了曾经震惊全国的开平案。开平案被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贪污挪用金额最大的贪官外逃案,涉案金额高达4.8亿多美元,此次开平案两名主犯在美国分别被判处25年和22年的重刑,开创了外逃贪官在国外当地被审理宣判的先例。

  2001年10月,中国银行在一次全行数据信息整合时发现,高达数亿美元的款项不翼而飞,中行开平案案发。

  调查发现,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曾经担任中行广东开平支行行长的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先后把4.8亿多美元的银行资金转移到海外。案发后,三人逃至美国。我国司法机关于2001年11月15日立案后,即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依据此前签订的中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中方向美方提出刑事司法协助请求。

  2002年12月,主犯之一余振东在洛杉矶被警方抓获,在美国接受审判后,经中美协商,2004年被遣返回中国,后被判刑12年。

  2004年,许国俊在美国堪萨斯州的一个小镇被捕,随后许超凡也在俄克拉何马州被捕。2005年,中国公安部、司法部与美方协商对二许的遣返工作,并与两名犯罪嫌疑人当面沟通,但遭到两人的拒绝。

  2006年1月31日,美国司法部宣布,以签证、欺诈、洗钱、非法入境等15项罪名,对二许及其亲属提起诉讼。去年8月,美国地区法院裁定,二许以及两人的妻子合谋诈骗、合谋洗钱以及合谋转运盗窃欠款等罪名成立,而此次判决二许入狱是美国方面的第一次量刑。

  根据美国司法部公布的资料,许超凡和许国俊曾多次出入拉斯维加斯,并购买了大量赌博筹码。除了利用赌场洗钱之外,二许还挥金如土,美国司法部门扣押的物品清单上就有劳力士、伯爵、卡地亚、古奇等顶级名牌手表15块,另外两人在加拿大还有三处豪宅,价值分别达96.3万、100万和110万加元。

  针对这起案件,美国助理司法部长兰妮·布鲁尔在新闻公报中称,对于在各自通过滥用金融系统,随后采取欺诈手段潜逃美国,用非法所得过富裕生活的外国人,我们要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30岁行长“非常有手段”

  据媒体报道,在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三人合伙制造的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银行资金盗用案中,主犯许超凡钻营有术,30岁时便当上中国银行广东分行开平支行行长,在当地显赫一时。有当地官员说:“我们很少能见到他,只是感觉这个人非常有手段。”

  1994年至1998年任开平支行行长期间,许超凡利用职务之便,通过各种方式,贪污和挪用银行资金高达数亿美元,用于在香港炒股和投资,结果都血本无归,造成银行巨额亏损。为了继续和掩盖罪行,许超凡让余振东、许国俊先后就任开平支行的行长。随着中国银行业监管逐步加强,许超凡惶惶不可终日。一天,许超凡对自己一手提拔的余振东和许国俊说:“事已至此,挪用的资金已经无法填补,我们三个人犯下的都是死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转移点钱到香港,一有风吹草动咱们就逃吧!”

  合谋把妻子“嫁”到美国去

  经商量,三人一致把逃跑的目的地定为美国。

  一天,余振东的妻子于绪慧对他说:“你买卖汇票经常接触美国人,我们就买通一个美国人,然后我和他结婚,取得美国公民资格,立足美国后,再离婚和你复婚!”

  余振东半信半疑,把这个方法告诉了许超凡和许国俊。许超凡拍手称妙:“好!先将我们三人的妻子‘嫁’到美国,然后我们就有落脚点了!”

  于绪慧召集二许的夫人开了会,具体策划怎么合法“嫁”到美国。接着,于绪慧通过互联网同跨国偷渡组织取得了联系,每人交20万美元,由偷渡组织为她们物色了3个美籍华人,并为她们办理了结婚证。这样,3位贪官夫人于1999年同时“嫁”到了美国,先后取得了美国公民资格。没有了后顾之忧,许超凡三人开始疯狂转移资金。他们先是把银行资金转移到香港的“壳公司”,然后再想尽各种办法,将资金转到美国。据介绍,他们先后从银行划拨了4.83亿美元到自己的账下。

  2001年5月,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三人在香港与美国公民假结婚。同年10月12日,三人突然集体从内地失踪,神秘地出现在香港。他们利用早先获得的假香港护照申请到了去美国的签证。到了美国后,他们各自跟自己的妻子会合,从此三家人隐姓埋名、各奔东西,踏上了一条逃亡路。

  究竟有多少外逃贪官

  中国外逃贪官首次在国外被治罪,也引发了人们新的寻问。究竟有多少中国贪官在国外“潜伏”?

  据环球时报报道,早在2001年,新华社就报道说,中国有超过4000名贪污、贿赂犯罪嫌疑人携带50多亿元人民币公款逃到国外,其中绝大多数是贪官。

  去年8月,“两许”在美国被定有罪时,美国加州警方曾透露,中国反贪局和公安部向美方列出“中国贪官外逃名单”,1000多人榜上有名。

  大量外国贪官污吏通过洗钱等途径,将资金源源不断输入美国,表面上对美国经济“贡献”不小,因此美国政府对他们也视而不见。

  虽然很多国家对本国外逃的贪官发出了“国际通缉令”,但美国司法部门却以“政治迫害”为由不予合作。直到“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出于反恐需要,才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对外国贪官的态度。

  2004年1月,美国总统布什颁布法令宣布,美国将禁止各国涉贪官员入境。即便如此,美国在打击外国贪官时,也要求对追讨回的赃款进行“分成”,理由是在追查、审理赃款的过程中,美国也花费了大量的经费。

  外逃贪官众生相

  不管外逃的贪官到底有多少,其引起的社会反响是绝对不可小看的,除了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原行长余振东等外,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厦门市原副市长蓝甫乃至杨湘洪等外逃事件都影响恶劣,虽非官员但与贪官同案的赖昌星逃至加拿大十年,据说目前已经找到了工作。这些至今仍吸引着舆论的关注。

  据世界博览杂志不久前报道,根据国家惩治和预防腐败重大对策研究课题组的研究,金融系统和国有大中型企业,是携款潜逃的多发区。银行工作人员、国企负责人在携款潜逃中所占比重大,其中金融系统、国有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占到80%以上。

  外逃贪官很多是国企的“一把手”,或者是直接与钱打交道的职员。如云南旅游集团公司原董事长罗庆昌、河南豫港公司原董事长程三昌等。这些贪官的妻子儿女大多移民海外,手上一般持有因公或因私护照。

  在政府机关中,外逃者多为厅局级干部,主要发生在交通、水利、粮食等领域,如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海南省粮食局原局长陆万朝。这些“一把手”拥有绝对权利,利用手中权利大肆侵吞国家财产。“权利有腐败的趋势,绝对的权利绝对地导致腐败”。

  当然,在外逃贪官中,也有部分小人物,这些人多为银行职员,如建行东莞分行金库原保管员林进财、陈国强,中国银行南海支行丹灶办事处原信贷员谢炳峰、麦容辉等等。

  外逃贪官出逃时的年龄,则呈现行业特征。政府公务员年龄大多在50岁以上,如,厦门市原副市长蓝甫出逃时年龄为59岁,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出逃时为58岁,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出逃时为57岁等。

  非政府公务员大多处于30~50岁年龄段,如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原行长余振东出逃时年龄为38岁,北京城乡建设集团原副总经理李化学为43岁,云南旅游集团公司原董事长罗庆昌为42岁等。甚至有20多岁的,如云南五矿公司分公司原副经理闭东展出逃时才27岁,浙江省宁波市交通银行原办事员方勇才25岁,等等。

  国家惩治和预防腐败重大对策研究课题组组长王明高博士对世界博览杂志记者分析说:“显然,政府官员主要是临退位时外逃。首先,年轻的时候,大多具有积极的人生追求,思想健康向上。而到了一定年龄,感到前途无望,思想逐渐蜕化,最后导致腐化堕落。其次,如果外逃,必须具备一定的外逃资金。而政府官员只有在一定的级别后,才有可能聚敛巨额的不法资财。第三,在位时,官员可以利用权力掩饰自己的腐败行为,但一旦退位,害怕被追查,从而选择临退位前一走了之。”

  王明高从1996年开始研究反腐败问题,对于贪官外逃现象有着很深入的研究。他总结说:“有才能的官员未必贪,但贪官肯定是有才能的,外逃的贪官肯定是见过世面的贪官。”

  他进一步解释说,外逃贪官肯定都是出过国,对国外有一定了解,较年轻的还有相当的英语能力和金融、移民方面的知识。

  “事实上,外逃的贪官基本上都是预谋已久的,早就进行了各方面的准备,一旦感觉风声不对就外逃。”王明高说。在研究报告中,他将常见的贪官出逃方式归纳为六种计策:瞒天过海、暗渡陈仓、顺手牵羊、金蝉脱壳、声东击西、假途伐虢。

  外逃贪官“潜伏”哪些国家

  中国这些外逃贪官都去哪儿了呢?王明高总结了一个顺口溜:“一类人去欧美,二类人去拉非,三类人去周边。”

  中国周边国家,如泰国、缅甸、蒙古、俄罗斯等,特别是东南亚国家,潜逃方便,成本也低,所以是涉案金额相对小、身份级别相对较低的出逃人员的首选,如中国银行南海支行丹灶办事处原信贷员谢炳峰、麦容辉等。但逃往这里的风险也较大,因为中国与邻国合作打击犯罪,特别是打击贪官外逃方面配合相当紧密。

  而非洲、拉美、东欧等不起眼的、法制不太健全的小国,如突尼斯、厄瓜多尔、匈牙利等,则是那些办不到直接去西方大国证件官员外逃的跳板,一有机会便会过渡到西方发达国家去。如周长青、陈安民等都是潜逃到这些国家。

  而对于那些曾在国内拥有显赫地位的官员来说,上述两种地方是他们所不屑的,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才是他们出逃的首选。他们尤其看中的,美国、加拿大等移民国家,因为这些国家容易接纳外来者。如加拿大,一旦夫妻中的一方入了加籍,另一方也很容易拿到该国绿卡。所以很多官员在出逃前,就将家人移民到这些同家,同时也是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此外,还有相当多的外逃官员通过中国香港或新加坡中转,利用其世界航空中心的区位,以及港民前往原英联邦所属国家可实行“落地签”的便利,再逃到其他国家。如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就是通过这种方式逃到美国的。

  “大致地说,贪官外逃首选的就是美国、加拿大这些口头上比较讲人权、讲自由的地方,”王明高对记者说,“或者说是看这个国家对腐败行为的打击力度。比如新加坡对腐败打击很严厉,贪官就不会往那里跑,而比方瑞士那就可能是贪官的天堂。”

  外逃的日子不好过

  王明高在接受世界博览杂志采访时说,“其实贪官外逃后的日子都很不如意,和想象的落差很大,跟国内比起来也是天壤之别。”

  他进一步解释说,虽然这些贪官出逃时都会带走大量资金,但是这些钱在西方发达国家,也不能用上一辈子,坐吃山空总有花光的一天。

  中国银行开平支行的主犯“二许”逃亡到美国后,因为多数赃款都被冻结,只有存在赌场里的一些钱还能用。为了活命,在国内每天出入豪华餐厅的许国俊甚至在堪萨斯州一个小镇的中餐馆里当上了打工仔,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10到15小时,其间手臂还被热油严重烫伤。

  除了经济上的困难,更严酷的是精神生活。

  这些人在国内都过惯了人上人的生活,到处被前呼后拥。而一朝到了国外,不仅没了人送礼拍马,连朋友也没有了。他们既进不了西方人的社交圈,华侨华人也排斥这些打上贪官烙印的人,就是国内的亲友也大都不愿意和他们联系。

  “政治权利肯定没有,要是英语不好,平时也没什么娱乐活动,连电视也看不了几个台,心理上的孤独可想而知。”

  曾潜逃加拿大、美国13年之久的黑龙江省体改委原主任宋市合,在被遣返回国后受审时也曾在忏悔书中写道,当地华人得知他是一名涉嫌贪污的大陆官员后,对他反感和冷漠,这种难以名状的精神痛苦让他感叹,美国并不是逃亡贪官的天堂。

  另据报道,有一次,环球时报记者在拉斯维加斯采访,在一名当地朋友引领下,来到一家赌场贵宾室。那是早上8时左右,整个大厅只有一名中国老人在赌,而服务人员却有4人。

  老人桌前摆满筹码,每个筹码500美元,每次下赌注至少4个筹码。不到半小时,两万美元的筹码全没了。朋友悄悄地说,他认识这名老者已有多年,此人原是中国某大型国有企业的老总,贪了不少钱,现在不敢回国,唯一可做的事,几乎就是每天定时来赌场豪赌。

  “不过如果是近些年逃出去的,情况就会好一些。”王明高说,“一来80年代以后成长起来的干部,外语和专业能力比较强,对国外了解也多一些,那些国企高管尤其如此。二来不少人都事先把家人先弄出去,甚至给子女办了移民和入籍,这样到国外就可以一家团圆,子女也可以合法地工作。从孩子的角度说,毕竟父母是为了家庭作‘牺牲’,至少不会嫌弃他们。”

  据财经、环球时报、世界博览、央视等相关内容综合

本报简介 投稿信箱 广告报价 关于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扬子晚报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地址:中国南京市中山路55号新华大厦47F 邮编:210005 电话:025-96096 传真:025-86854772
苏ICP证-030123 苏ICP备05012208